SOM _叫我老酸奶

希望有评论或点小蓝手,各位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博文请勿转载,也请勿转出lof。
嘿!这里老酸奶!是个画画做翻译的。
是个游戏宅,外加同人脑。
落入坑里出不来的作品有:法扎特,DC,jojo,火纹,血界,手塚系列作品。
游戏实况主本命谜之声(tu)。
qq1808108762
欢迎来玩!

【双萨】螺旋2

各位快去吹蜥蜴老师!!!他写的太棒了我爆哭)))😭
如果在我这里看到了也请务必去转载前的原博点小蓝手小爱心!!!

H_Lizard:

文广lb萨×韩巡lb萨
老lolo水仙了解一下呜呜呜!和酸奶老师滴联文! @SOM _叫我老酸奶
非常喜欢酸奶老师的脑洞呜呜呜!超级神级了!!!
私设:韩巡-莫死前时间线
             文广-莫死后时间线
可接受下拉!


————


       “您好。”


        那人的声音不大,但当那人唇齿轻启,喧嚣的会场在他眼中却猛然犹如死神驻步,散发着一股诡静,丧失了所有本应鲜活的色泽。只有一瞬,但是萨列里分明看到那同样带着面具的人唇角上扬的弧度,那是无比熟悉的,灵魂仿佛脱离了个体,依附在另一具躯干。萨列里心里燃烧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像是寒流和暖流在胸口汇集冲撞,激起哀嚎狂怒的波涛,有暗流在他的血中涌动,推着他前进。他不由自主,像是一块冰冷坚硬的铁突然卷入一片强力的磁场,身体的控制权全然丧失。他大概是笑着的吧,萨列里自己也有些模糊不清了,明明瞪大了眼睛瞧得仔细,连那人漆黑面具上倒映出的烛火光影、凌乱浓密的发中掺杂的细细银丝、镶着金线的华丽外衣上细微的浮沉都一清二楚的呈现在虹膜,大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一时间竟只眼睁睁“看”着自己脚步敏捷的绕过和那人之间的重重障碍,踱到那人面前。


        萨列里越发分不清在笑着的是谁了。那人身上散发着一股熟悉的松香气味,夹杂着越发浓郁的酒香,如果稍微用力的呼吸,或许还嗅得到藏匿在冰冷尘土味道之后的羸弱的玫瑰清香。萨列里明明一口酒还没触碰,眼神却有些涣散了,他不知道该看向哪里——是那人鸦羽一般漆黑的带着阴冷潮气的斗篷吗?不,那样纯粹的不掺染一丝一毫杂色的黑暗只让萨列里想到毫无生机的深渊,那斗篷好像活着的生命,就要在凝结的空气中舞动,就要带来一股深夜的清寒,就要唤来成群的不详的乌鸦,然后幻化成乌云、幽灵、亡魂,用令人窒息的浓密的雾气卷走你的灵魂,将它流放至不得超度的地狱深处。是那人形状较好的唇吗?不,那片唇是苍白的,没有血色的,和其他皮肤融为一体的,宛如蜡皮,如果用手触碰一定也只会染上一层寒霜,似乎没有灵魂的操控可以对这两片软肉加以操控,如果有词语可以从那细微的缝隙中溜出,那么哪些词语也一定是被夺去温度的。那么难道是那人端着半满酒杯的手吗?那形状较好的骨节分明的手的确让人心生爱怜,但是却同样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铁青色,如果不出意料的话,那双手对于人类来说就如生铁对于幽灵,圣水对于魔怪,十字架对于吸血恶鬼,只要想触,定会泛起一股焦臭——和扎在灵魂里的痛苦、骨髓里挤出来的尖叫一样,是皮肤被腐蚀灼烧的产物。萨列里突然无比感激这遮盖他容颜、埋藏他情绪、让他逃离对面那神秘人那若隐若现的审视的目光的,把自己保护起来的脆弱却不减沉重的面具,最起码,他挡住了自己恍然若失的呆滞。


        “您似乎有些心神不宁。”


         那人突然开了口,彬彬有礼。那人声音低沉,每个词语都是意想不到的圆滑,甚至是无比的温柔,仿佛沁了琼浆,在胸腔反复打磨之后再轻柔的吐出一般。与此同时,唇角笑意哪里还有什么戏谑的身影,分明是诚恳真挚而温文尔雅。他轻举酒杯,琥珀色透明液体在烛火下散发一股暖意,带着沁人心脾的芳香,将安逸和温馨的暖意顺着一次绵长的吸气渡进萨列里僵直的身躯,驱赶了那冻结了关节,让肌肉瑟瑟打着寒颤的寒气。


        萨列里摇了摇头,将失意、僵硬、尚存的冰冷的余韵都归结给了室外的寒风。是错觉,但凡打破了那可怖的幻境,一切都应当有条不紊的照常进行下去。


        于是萨列里同样举杯示意——


     “没什么,屋外的风有点凛冽的过了头。”


——TBC

评论(2)

热度(14)

  1. SOM _叫我老酸奶Sen椤万象 转载了此文字
    各位快去吹蜥蜴老师!!!他写的太棒了我爆哭)))😭如果在我这里看到了也请务必去转载前的原博点小蓝手...